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賬戶資金特定化作為擔保特征的可以排除強制執行

來源:執行復議與異議之訴 作者:執行復議與異議之訴 更新于: 閱讀:0

導語:每天花五分鐘熟知裁判規則,和優秀法官保持相同思維高度。本期與您分享江蘇高院執行異議之訴案例,賬戶名系被執行人,但案外人以被執行人銀行賬戶資金特定化形成質押擔保,排除法院強制執行劃扣資金。

裁判要旨

案外人以賬戶資金特定化提出執行異議,審查資金特定化的事實及是否質押擔保特征等判斷是否足以排除強制執行

實務要點

第一、賬戶資金特定化排除強制執行,此類案件高發,盡管賬戶開戶名為被執行人,因案外人與被執行人對于特定化賬戶資金約定,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人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

第三、如何理解特定化賬戶,又如何理解移交債權人占有成為關鍵;本案法院裁判理由即是對特定化和債權人占有的論述。

案情介紹

一、淮安仲裁委員會作出[2012]淮仲裁字第9號裁決書,劉官鈴向劉玲借款925.2萬元,中富公司、共贏公司提供連帶擔保,共贏公司和中富公司應在劉官鈴應當支付的本金925.2萬元、逾期還款違約金194.218萬元范圍內,承擔連帶擔保責任。2013年1月28日,淮安中院凍結共贏公司在城南支行1004賬戶存款1275萬元,期限自2013年1月28日至2013年4月27日。

二、2010年9月19日,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簽訂《中小企業融資擔保貸款合作協議》(以下簡稱《合作協議》),同日,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及中富公司簽訂《補充合作協議》。2011年3月21日,共贏公司向城南支行申請開設保證金專用賬戶,申請書明確:該賬戶內的存款用于為開立50%保證金銀票敞口部分進行擔保。同日,城南支行為共贏公司辦理了開戶手續,戶名為:保證金戶,共贏公司,賬號為11×××04。

三、申請執行人認為,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沒有質押關系,1004賬戶不是保證金賬戶,該賬戶內資金不是保證金,不屬于質押財產,城南支行不享有優先受償權。1、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未簽訂質押合同,也未形成質押合意。2、1004賬戶事實上不是保證金賬戶,該賬戶內資金不是保證金。

裁判要點與理由

江蘇高院認為,對共贏公司在城南支行1004賬戶上的1275萬元,城南支行是否享有優先受償權;

(一)關于1004賬戶是否為保證金賬戶,賬戶內的款項是否屬于質押財產。

首先,從該賬戶的開設情況來看,2011年3月21日共贏公司在城南支行申請開設保證金專用賬戶,申請書明確:因擔保需要在貴行開立保證金專用賬戶,該存款用于為開立50%保證金銀行承兌匯票敞口部分進行擔保,同日,城南支行為共贏公司辦理了1004賬戶的開戶手續。上述1004賬戶的開戶申請書的內容,能夠認定1004賬戶為保證金賬戶。雖然該賬戶開設中存在未經人民銀行審核或備案等問題,但這些屬于銀行內部管理問題,并不能以此認定該保證金賬戶開設不合法。執行固定利率亦不能否定該賬戶性質為保證金賬戶。其次,共贏公司與城南支行等簽訂的《補充合作協議》約定共贏公司為借款人提供擔保的總額在半年內不超過共贏公司在城南支行的擔保基金專戶存款余額的4倍,如借款人未履行還款義務,城南支行有權直接從1004賬戶中扣收。上述協議內容顯示雙方約定保證金的總額與貸款總額實行1:4動態管理,依據約定能夠認定1004賬戶余額在所擔保債務的保證金額度范圍內的款項,屬于保證金。第三,1004賬戶設立后,該賬戶內款項的存入、釋放均須城南支行業務部門的審批同意,該審批同意程序與普通存款賬戶的結算業務并不相同,城南支行對于該賬戶內的保證金已經實際控制。因此,1004賬戶應當認定為保證金賬戶,該賬戶內的保證金已實現了特定化的要求,可視為移交城南支行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人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該條規定給予貨幣這種特殊動產作為質物進行質押擔保提供了法律依據,其中保證金即是貨幣質押的特殊形式,《合作協議》及《補充合作協議》中對于保證金的約定已形成了質押合意,對于擔保債權的數額、保證金的數額、擔保范圍等均作出了約定,已符合書面質押合同的實質特征,劉玲認為雙方當事人還應另行簽訂書面質押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原審法院依照該條法律規定認定1004賬戶為保證金賬戶,賬戶內保證金屬于質押財產,城南支行對該保證金享有優先受償權,于法有據。劉玲關于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未形成質押關系,1004賬戶不是保證金賬戶,賬戶內資金全系普通存款,城南支行不享有優先受償權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城南支行優先受償權的范圍如何確定。

本院認為,由于城南支行與共贏公司約定保證金的總額與貸款總額實行1:4動態管理,而借款企業的借款余額會因借款歸還等原因處于變動之中,故保證金額度亦會隨之相應變化。對于1004賬戶余額超過擔保債務保證金額度的資金,共贏公司可以作為普通存款要求釋放,故對該部分超過債務保證金額度的資金城南支行沒有優先受償權,劉玲可對該部分資金申請執行,而這部分的具體數額需由法院在執行中調查后才能最終認定。

標簽:執行異議丨執行標的異議丨賬戶資金特定化丨特定化占有丨執行異議之訴

案例索引: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蘇民終字第00256號“劉玲、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淮安城南支行等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婭審判員薛愛娟代理審判員吳曉玲),《中國裁判文書網》(20160715)。

法律依據

《物權法》

第二百一十條 設立質權,當事人應當采取書面形式訂立質權合同。質權合同一般包括下列條款:(一)被擔保債權的種類和數額;(二)債務人履行債務的期限;(三)質押財產的名稱、數量、質量、狀況;(四)擔保的范圍;(五)質押財產給付的時間。

第二百一十二條 質權自出質人交付質押財產時設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八十五條 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人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二十七條 申請執行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對抗案外人的擔保物權等優先受償權,人民法院對案外人提出的排除執行異議不予支持,但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三百一十一條 案外人或者申請執行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案外人應當就其對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承擔舉證證明責任。

    Copyrights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金控擔保集團
    電話:0931-8858573 地址:蘭州市城關區農民巷8號盛達金融大廈8樓 隴ICP備18003938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友情鏈接
    頁尾二維碼
    mg比基尼派对
    电子游戏藏分出黑指南 pc蛋蛋开奖结果加拿大 河北快三专家预测 平特肖期期准 pk10直播软件 波克棋牌下载 兰州站街女最多的地方 聚宝盆在线计划 时时缩水工具手机 中彩网 高压试验电源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全天免费北京pk计划 香港开码走势图 PK10计划APP 欧赔初赔决定比赛结果